0.o!?

#玄亮
#建议配bgm: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抬手轻抚画像上那人的面容。
指尖被粗糙的纸摩挲得生疼,一声叹息缓缓逸出唇角。
“刘玄德…你看,亮还是忘不了你。”

已步入晚年的诸葛亮静坐在蒲团上。
面前是散落满地的釉白酒盏。

纸窗外下起了朦胧细雨。

细雨淅沥宛若绣坊花针,刺得心尖颤动。
雨滴凝结顺着枯木一路蜿蜒,染得鲜血冰冷刺骨。

“亮一生事事算计,却独独漏算了你我。”

与那人朝暮相处的画面历历在目。

依旧是这样的雨天,他兀自一人在屋檐下躲着雨。
微蹙的眉梢展露着诸葛亮的无奈与烦躁。
“这雨何时能停。”

无意瞥头一望,却见了那熟悉的身影。
“现在就能停,小亮亮跟备走吧。”

他深邃如海的眼眸含着笑意望向自己。
刘备取下自己的草帽,将它举起撑在诸葛亮的发顶。

“蜀主——?”
话音未落,一片瓦砖因着过于湿滑砸了下来。
“小亮亮——!”
还未来得及反应,诸葛亮便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草帽掉落在两人的脚旁。

刘备铿锵有力的心跳回荡在诸葛亮的耳边,他看向他的眼眸盛满了担忧。

本是寒冷的三月天,却因为眼前人的怀抱,渐渐漫上几分暖意。

竟有些贪恋。

诸葛亮回过神来意识到极为失礼,敛眸掩下眼底的悸动,脚步轻轻后撤,离开人的怀抱。
“蜀主…亮无事。”

后来诸葛亮当了刘备的军师,为他运筹帷幄,指点江山。

诸葛亮明白,刘备于他有情意。
却因着君臣关系,诸葛亮一次次拒绝了他。

刘备是越挫越勇,却无法长久。

“若是直取荆州,那曹贼必定半路来犯……”
诸葛亮揉着隐隐作痛的穴位,研究着战略图。
红烛摇曳,转瞬已是深夜。

困意渐渐来袭,侵蚀着诸葛亮。
他轻伏在桌案阖上了双眸。

半晌后紧闭的大门悄悄敞开。
刘备放轻脚步走进了书房,褪下外衣罩在诸葛亮的身上。

望向他的眼眸,盛满了情深与温柔。

“孔明…他日备就要成婚了。”
“如果那人是你…该多好。”

刘备抬手欲抚他睡眼,却又止于半空。
微蜷指尖,黯然放下。

再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诸葛亮再见到刘备的时候是他大婚的时候。
触目所及的大红刺痛着诸葛亮的眼。

那时他才知道,自己早已沦陷于刘备。
而他刚想试着接纳刘备。
刘备却已是佳人在侧。

他们的感情无疾而终。

到头来再见他时却只能违心地道一句。

“恭喜主公,祝您和主母白头偕老。”

他敛眸,却错过了刘备看向他时的不舍。

再后来,蜀国败落,刘备病逝于白帝城。

诸葛亮想着,他再也见不到刘备了。
无声的泪滑落脸庞。

诸葛亮不止一次梦见过刘备。
他们相拥的那个雨日。

眉头微蹙急切地伸臂想要触碰他。
人影蓦地消散,只余一片虚空。

梦醒了。

失落地垂下手,在身旁渐攥紧成拳。
半晌后却是无力松开。

扯起唇角,染着几分苦涩。

两鬓早已斑白的诸葛亮轻轻伏在酒盏旁。
可却是没有人为他盖上一件外衣。

呼吸渐渐微弱。

“如果亮可以再勇敢一点…”

评论(10)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