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o!?

药鱼药的二更!
真的是he——。

真的x3

2.

这是扁鹊第十次收到晶莹剔透的小蝴蝶。
轻轻扑棱的蝶翼,散发着淡淡的柔光。

就像那人一样。
扁鹊伸手钳住那只小蝴蝶。

“越人今天过的怎么样?”

特属于庄周朦胧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嘁,又玩这种把戏。”

冷淡的神医逸出一声淡淡的嘲讽,却转身把小蝴蝶放进玻璃瓶里。

扁鹊安静地研磨着手中的药草,思绪却随着那只轻盈的蝴蝶游向远方。

自己有多久没有与人接触过了。

庄周的到来就像是黑暗中发亮的明光。

温暖,却又唐突。

让习惯了置身黑暗的自己极其不适应。

是下意识的想要拒绝他。

扁鹊回过神来,暗恼自己竟然分了心。
他敛下眼眸,眼底那层清明的光又瞬间消逝。

自己已经是这副模样,他又能改变些什么。

说到底,不过是他一人一厢情愿罢。

他不愿细想。
理智又一次将他紧紧钳制。
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当下之急,是复仇。

造成他这般境地的那个人。

徐福,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依旧滞留在山上的庄周撑着下颌幽幽轻叹。
他能依稀感觉到似乎有什么隔阂在两人之间。

愈想,愈乱。

似乎有一团乱麻在搅和着他的思维。

贤者轻轻阖上眼眸。

脑中却是属于扁鹊的脸庞。

恍若冰霜一般——锋利,危险,寒冷刺骨。

他引出细指,在虚无的空气中勾勒着神医的轮廓。

一点,一顿。都盛满了爱意。

他仔细端详着,微眯双眸。
末了在他冷峻的面庞上细绘出一点笑容。
倚靠在鲲鹏身旁的庄周将眉头舒展开来。

就是这么想着他,也很幸福。

猛地,一阵汹涌猛烈的酸涩灌进他的鼻腔。

曾经,可以与他亲昵。
如今,却只能想念。

还不算上两人已经生疏了多少。

庄周,醒醒吧。

他已经忘了你了。

妖精在他耳畔轻声蛊惑道。

“是呢,梦该醒了。”

他抚摸着鲲鹏,笑容里藏不住的苦涩。

庄周垂下头,看着脚上渐渐愈合的伤口。

“可是,不努力怎么知道结果。”
“秦缓他不是没有心的人。”
“就算失去记忆。”
“我也爱他。”

3.扁鹊从来没有回应过庄周。
仔细算下来,两人差不多已经一个月没见面了。
看着瓶罐里越来越多的蝴蝶,扁鹊蹙起了眉。

他还不放弃吗?

敛下眼眸掩去眼底的嘲讽。
“我可没有时间陪你玩这种无聊的把戏。”

他狠狠地捏住手中的药罐。

“真的吗?”
一个细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神医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你真的不想吗?”
“你不过是害怕罢了。”

“啪。”
药瓶在地上破碎。
粘稠的液体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味道。

仿佛有一只手扼住他的喉咙。
越来越紧。
令人窒息的。

“我害怕…吗。”

答案是肯定的。

扁鹊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头。

痛苦不堪。

既然你说爱我,为何要在我快要完全封闭的时候才出现在我的身边。

我最脆弱的那一阵子。
你在哪?

现在,凭什么自作主张的闯入我的生活。

又哪来的资格,说爱我。

他失神的看着地上的药液。

让徐福灰飞烟灭的药悉数完成。
只是还缺了一味药引——

人心里的血。
要是自愿的。

良久,扁鹊轻轻挑起唇角。
勾勒出一个无情的弧度。

“你不是说爱我吗…那我倒要看看,可是真心的?”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