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o!?

#信白#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这人世间好不热闹。
他轻踏上屋檐,捻过一盏清酒。
一饮而尽——。
阖上眼眸,夜风抚过鬓角青丝。
恍惚中,只觉那人还陪在他身畔。

月轻散落在酒水上,水波如皱,月华似练。
白龙的脸愈发清晰。
他此去征战,不知何时归来。
夜风泠泠,清冷的酒水灼烫起来。
亦如相思之苦。
执起一旁短笛,轻放置唇边。
笛声起,被风吹远了几里。
他,能感到自己的相思之切吗。

雪白发丝散落一地,
入喉的酒液甘若醴泉。
这心儿却是苦的发涩。
愿下一世,你我只是凡人一介。
那时,我们便——
结发相伴,他年白头。
执起你的手,
走过沧海桑田。
抵抗白驹过隙。

翌日,李白醒来时已是斜阳傍山。
此时鸟归林静,云落水冷。
微醺的金辉洋洋洒洒落在他的脸庞。
清俊的容颜镀上一层金子。
就是这双撩人的眸子。
一如那西湖的潋滟眼波。
迷得那高贵的白龙找不着儿魂。

迷迷瞪瞪地伸手探去。
指尖触及一封书信。
苍劲有力的大字镌刻在扉页。
一点点临摹着他的笔锋,李白弯了唇角。
韩信,你舍得给我写信了?

所思所念在笔墨间喷张而出。
可见那白龙也是念他得紧。
抬眼向着东方望去。
望断春风十里。
双指微屈欲使神明之力,
随手捻过一片树叶,
细绘笔底情长。

笔锋微顿,正想寄予他。
却忽地闻见一声龙吟。
心下一惊,抬眸望去。
是他,竟是他。
指尖微曲攥紧成拳,
似是不敢置信。

那人微步凌波,衣袂惊鸿。
愈走愈近…
韩信一把捞起未回过神儿的李白。
抬指钳着他的下颌印着唇瓣便吻了上去。
缠绵缱绻,春光旖旎。
良久,韩信放开了他的宝贝儿。
“太白,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我想你,想到疯掉。”

李白轻轻环住他的腰,
难得温顺地轻笑出声。
“好巧,我也是。”
韩信手臂轻轻用力。
将人紧紧地贴在自己胸膛。
“此次回来,我愿与你日日闲看山中流云”
“细数倦鸟归巢,静候暮色四合。”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