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o!?

#邦备#
“见之不忘,思之如狂…。”
墨蓝青丝男子垂下眼睑,抚着一树桃花儿低吟出声。
着一袭紫衣那人犹然浮现在他眼前。
“不…不在了。”
一滴苦涩的泪悄然落下。
“祖宗,他早已仙去啊。”
随之而去的,也是他心底按捺的情愫。

或许那是一场梦。
刘备梦见了他的祖宗。
刘邦。
依稀记得。
他的俊秀容颜染了帝王霸气,平添几分英气。
骨子里分明流的是同样的血脉。
怎地两人就如此截然不同?
一个温文尔雅,一个霸道痞气。
却还是融洽得很。
他们夕阳下驾马并驱,
留下写意姿扬的背影。
他们桃花树下倚靠对方小憩,
俨然一副时光静好。
刘邦喜欢耍流氓,时不时调戏一下他的小宝贝。
刘备自然羞极了,却还是乐在其中。

这梦持续得挺久,
久到刘备已经忘了那是梦。
既然是梦,总有醒的时候。
那日他从床榻睁开眼,习惯性地摸着身旁空铺。
一片冰冷。
属于刘邦的味道也荡然无存。
蹙着眉坐起身,这几日的欢愉还历历在目。
他怎地就不见了?

一旁丫鬟端了一碗漆黑的药放在桌上。
“玄德大人,该喝药了。”
喝药?为何。
他有些头疼的按压着太阳穴。
“您的幻想症还未痊愈。”
丫鬟轻轻开了口。

刘备来到祠堂,
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
甚至已经分不清现实与梦。
一一给祖宗们上了香。
转身正想离开。
却猛然瞥见一幅画像。
紫色发丝,乖张不羁的笑。
他怔住,呆在原地。
那是汉高祖。
刘邦。
两个大字忽的出现在刘备已经混沌不堪的脑海里。
愈来愈清晰。
迷雾般的思绪却照进一缕阳光。
感受到自己腰间有一双手臂环住。
蓦然回首。
是刘邦。
他垂首在刘备唇上轻轻一吻。
“玄德,孤心悦你。”

再次惊醒。却是身处桃花树下。
桃花开得灼灼,随着风打着旋儿落在他的草帽上。
刘备记起来了,全都记起来了。
刘邦,不过是他患病时臆想的人。
真正的他,不知在多久前就早已西去。
“见之不忘,思之如狂。”
似乎有人轻轻抱住了自己。
耳畔一阵搔痒。
“玄德,孤一直都在。”

评论(4)

热度(54)